分类
苹果下载万博

华星酷娱李志阳做短视频全产业链IP制造商

中新网4月19日电 随着短视频发展进入了鼎沸时期,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切入到了这个产业之中。这其中,2018年下半年,李志阳也敏锐的嗅觉到了其中的商机,并迅速入局,创办了华星酷娱,并在短短10个月时间成为业内发展最快的短视频mcn机构之一。

华星酷娱在短短8个月时间取得如此成绩,不可谓不靓丽。为什么华星酷娱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崛起?在合作伙伴看来,后来者华星酷娱主要有几大优势:第一,资源优势,他们和各大主流平台均拥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以及深厚的合作基础。第二,团队。凡事皆人为,华星酷娱核心人员由头部的爆款短视频制作者创立,这样的团队背景是业内首屈一指的。他们是业内一家发源于短视频的mcn机构。

2005年,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国际学术年会上,王维异种胰岛移植治疗Ⅰ型糖尿病的研究报告引起轰动,被赞“中国人真了不起”。2008年,在王维的倡议下,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在中国制定了异种移植临床研究规范《长沙宣言》;2018年,第三届全球异种移植临床研究规范研讨会再度落户长沙,形成新的《2018长沙宣言》。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此外,李志阳善于创新并擅长资源整合的经营管理人才,并拥有大量的跨界融合和创新营销的案例。他曾经牵头达成了与腾讯的多年独家战略合作,与阿里的多年独家战略合作、与smg和湖南台、以及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大型机构的多年独家战略合作。此时,也正是抖音等短视频最火爆的时刻。于是,瞄准短视频领域,李志阳创办了华星酷娱公司,成为一名短视频全产业链IP的制造商。

以下为沈海寅接受雷锋网新智驾在内的媒体访谈时的内容:

“为什么当初会加入医院?因为这里需要我们,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要懂得‘舍得’。”回忆起当年离开工作了近八年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手术室,来到当时还是一片荒郊的长沙河西,投入到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的筹建中,该院副主任护师石丹岳感慨不已。

建院之初资金有限,医院只能从国外买来二手设备,安装调试全由医护人员自己来,没有说明书可供参考,甚至一些小配件也找不着。为了配一台设备上的螺栓,王维带领几个同事跑了几十里地,找遍长沙的五金店,最后才保证了设备的正常运行。

此前,奇点汽车曾遭遇量产车iS6交付延迟、烧光70亿融资等质疑,这次推出的小型车也与当下造车新势力推出的产品有很大不同。

在做了一定的基础研究之后,王维采用自主开发的微创介入方法,与自行研究的针对异种胰岛细胞移植的抗免疫排斥治疗方案,对来自中国各地的20名I型糖尿病患者,进行了单次猪胰岛细胞移植治疗。其中,18例病人的病情得到明显改善,使他们基本摆脱了疾病的折磨。

问:iC3是面向一二线城市的人群么,您认为微型电动车的市场销售前景如何?

据介绍,自华星酷娱创立至今,已经实现了规模化盈利,并且已经有大量的一线基金机构与之主动接洽并希望达成资本上的合作。

答:从概率上来讲,今天这么多的造车企业不可能都活下来。中国本来就有上百家车企,这些车企在技术变革阶段会发生淘汰。到底会有多少被淘汰掉?我认为会有一半左右,可能再过五年左右他们就不存在了。新的到底是几家,现在还很难讲。如果是四家企业做出的车符合消费者的需求,可能就会有四家活下来,如果有十家,就会有十家活下来。从车的颜值看,我认为造车新势力做的车整体上都比国产品牌的高。如果大家都能从性能、设计和智能网联上比传统车企做得好,能活下来的企业数量也许就会超过传统车企。

为了寻找最适宜的异种移植供体猪种源,王维跑遍中国十几个省份的偏远乡村,筛查了几十类猪源。他曾在青海一家保种场,跳进臭味难闻的猪圈,提取了30多头猪的血液标本;也曾在元旦直奔海南岛黎族聚居的霸王岭,深入农户挨家挨户寻访纯正五指山猪。几年内,他和同事行程数万里,采集并研究了11种中国独有的纯种猪种,从中成功筛选出最适合移植用的猪源。

“小车型其实靠国家输血补贴才能活下去,如果拿不到补贴就会步履维艰。”一位造车新势力高管向雷锋网新智驾表示,他认为目前的新能源车技术其实非常适合做高端品牌,而且国内市场也正好缺乏高端品牌。

按照奇点汽车的计划,该公司将在今年内交付iS6,随后借助这款车的销量在明年下半年申请造车资质。不过,在造车新势力不断推出量产车的当下,留给奇点汽车的时间实际上越来越少。

“回望过去三十年,湘雅三医院的发展轨迹离不开‘舍得’精神,以及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党委书记何庆南表示,1989年前后,第一批加入该院建设的医务人员中,有许多当时已经是功成名就的专家教授,但他们同时还有着另一个身份,就是共产党员。他们舍弃了在城里优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选择来到荒郊二次创业,并感染和带动了一批又一批后来加入医院的青年医护人员和党员,才书写出今天的种种佳绩,成就了一部三十年的奋斗史。

在成立4个月之后的2018年10月,华星酷娱已经成为字节跳动的战略合作伙伴。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司成立仅半年后,在李志阳的领导下,华星酷娱就荣获“2018年度星图最佳mcn机构”。

“当时附近还没有公路和公交车,所有的出行只能靠救护车。”石丹岳笑称,长期坐救护车在进出医院的小道上颠簸,让自己练就了不晕车的本领。

答:今天的焦虑感其实是大家在促成的。在2019年买车的用户和2020年买车的用户其实是不重叠的。每年都会有2000多万的新购车用户。每年都会有爆款车型出来,今年占领市场的车型明年也许就落后了。造车是一场马拉松,不是说今天跑在前面就能最终跑到终点,我们可以看奇瑞和吉利,比如吉利最开始也是从很低端的车一点点做起来的,当时有那么着急吗?我觉得大家还是要心平气和地看这件事。如果现在推出一款车因为软件原因停在了半路上,这对我们的口碑影响要远远大于推迟半年交付。

正是由于王维舍得放下湖南首位全国介入放射学会委员的成就,舍得跳猪圈、行万里路,带领同事们不断攻坚克难,才建立起一整套异种移植临床研究体系,推动中国异种移植临床研究走在全球前列,让世界刮目相看。

问:奇点汽车成立于2014年,iS6却一直没有交付,打造这款产品后你们的资金余量还有多少,算是浪费了一些钱吗?

2019年2月,华星酷娱公司达人总粉丝数突破2亿,并启动新型内容IP孵化及更广泛的商业化变现模式。4月份他们已经投资了一家头部的阿里系电商公司,并且接下来他们将设立杭州分公司,深度布局电商领域。至此,李志阳成功迎来了创业路上的开门红,踏入新的征途。

主持培育医用供体猪的中国科学家王维。 湘雅三院 供图

答:iS6本身涉及到好几个方面。一方面是代工工厂的变化,由北汽的一家工厂换到了另一家工厂,所以(交付)时间出现了延迟。毕竟换工厂不是一两个月可以完成的,需要进行重新评估。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其他新造车企业推出的产品,会发生用户在使用过程遇到问题的情况。我们既然已经晚了,还不如把各方面的测试做得充分一些。iS6现在还是在北汽的工厂生产,我们正在为量产进行工厂的改造。

“我是家中的第三代湘雅人,深知患者因医疗水平有限,而求医无门的无助。”作为一名放射科医生的王维,因在临床上经常看到糖尿病患者求医无门,而开始关注糖尿病的治疗,进行异种移植治疗糖尿病的研究。

如今,三十年过去,湘雅三医院周边早已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而这家始建于1989年的医院也从无到有,现已跻身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直属直管的“国家队”医院行列。

问:之前发布的奇点iS6现在进展如何?

据了解,华星酷娱是一家集艺人经纪、内容创作运营、商业化运作及变现的全能型艺人制造公司。业务范围覆盖短视频账号(目前主要是抖音)运营、艺人达人经纪、娱乐号矩阵、虚拟特效道具等5大板块。

答:资本向头部集中,这句话也对也不对。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中国每个行业都有很多玩家,而各个车企背后基本上都有地方政府在支持。所以,各个车企是不可能联合起来进行合并的。一个地方政府就可以把车企撑起来,这一点是和国外不一样的。在中国,车企如果想活下来,背后只要有一个地级市(政府)支持就已经足够。

问:我们知道,一些造车新势力像车和家也在自建工厂,同时对标宝马等豪华车和一些全球顶级供应商进行了合作,但是它已经推出了量产车,你们为什么还没推出来?

答:同样是造车,我们要看造车难度在哪。像iS6,对于产品的定位都是优于其他产品的,花的时间更长完全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们其实也没有比车和家多花钱。

问:iC3用于共享出行和乘用车的比例分别是多少?

华星酷娱创始人李志阳

问:我看到你们还在铜陵建立了生产基地。

答:铜陵基地是去年年底开始动工的。通常来讲,一个基地要用两年时间才能建成,其中一年半左右用于建设,再用半年时间进行调试。按照这个周期进行倒推,今年量产iS6,明年卖的量就可以符合申请造车资质的条件。作为一家新的车企,发改委出台的文件要求,企业通过代工的方式卖的车达到3万辆,或者产值达到30亿元就可以申请资质。我们认为明年达到这一要求是没有问题的,应该可以在明年下半年申请资质。我们的第二款车iC3会在自建的工厂里生产。

与石丹岳一样,主持培育医用供体猪的中国科学家、湘雅三医院第五党总支放射科党支部书记王维,也是在建院之初便舍弃了相对优厚的工作条件,毅然投身湘雅三医院的建设中。当时,医院缺资金、缺设备、缺人才,可王维从来不怕困难,他的口头禅就是“办法总比困难多”。

一定程度上,这与奇点汽车CEO沈海寅的逻辑一致。沈海寅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新智驾透露,iC3正是定位高端精品小车的车型,至于第一款中高端车型iS6的量产为何一再推迟,沈海寅回应称与更换工厂和打磨产品有关。

答:其实我们一直秉承精益创业的方式,有点像日系汽车品牌的风格。因为今天做研发、生产,未来都是要用户买单的。我认为,到今天为止我们没有走太大的弯路,也没有浪费太多钱。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研发一款车的确(很费钱),像我们研发iS6,采用的都是最好的供应商,比如说底盘刹车、大灯,要找全球最好的供应商去做,是需要非常高的开发费的。另外,我们的铜陵基地、株洲基地也在建设。奇点汽车了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债权融资和工厂建设进度是相关的,建设到一定阶段后会有一部分钱给到我们。所以我们用在研发上的钱和用在工厂上的钱是完全分开的,外面讲的我们“烧光70亿元”,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问:许多造车新势力都会把量产时间定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你们会担心推出量产车时会错过时间窗口吗?

答:中国的共享出行市场每年都会发生变化,我们很难预测两年以后共享出行会是什么样子。所以,对于iC3这款将要在两年后量产上市的车,我们会出两个版本,一个是面向C端用户,配置会比较高。还有一个版本是面向共享出行的。总体来讲,这款车会以面向C端为主,而共享出行业务有可能在境外做。

答:其实对于发达国家来讲,小型车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市场。如果你到欧洲或日本去旅行,会发现很多的车都是小型车,而且经济效益会更好一些。我们认为在中国,尤其是一二线城市,日常出行时开一辆小车会更方便,但现在来看,人们没有选择的空间。大家只能选择比较低端的小型车,或者是MINI、Smart等价格比较高的车型,中间地带仍有很大的市场空白。这个空白我们希望可以通过iC3来填补。

iC3这款车结合了我们和丰田公司各自的强项,它本身是一款成熟的车,而且性能非常好,之前阿斯顿马丁曾基于它的架构做过改款,而且内部的空间布局也不错。之前卖得不好主要是因为续航和价格,当时这辆车卖3万多欧元,这个价格是非常贵的。

“那时真是我人生中一段艰苦且充实的历练。”石丹岳说,她刚加入到湘雅三医院时,医院的大楼还在建设当中尚未成形,唯一可饮用水井的周围全是泥泞的黄土坡,打水需要自备高帮雨鞋,取回来的水也不知雨水成分占了多少。

问:就像您说的,造车是一次长跑,但资本是向头部集中的,到一个阶段后如果拿不到资本,可能就没有了继续向前跑的机会。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党委书记何庆南接受记者采访。蒋凯 摄

目前,华星酷娱旗下全约达人150多位,覆盖抖音短视频及其他主流新媒体总粉丝突破2亿,打造出1254款爆款端视频,收获了阿里、京东、伊利、阿玛尼、小米、华为、雅诗兰黛、欧莱雅、大众点评、天猫、adidas等一百多家广告客户。

问:您认同造车新势力最终只能活下来两三家这种说法吗?

“如今,我们接过接力棒,必须要将‘舍得’精神传承下去,在国民健康事业的奋斗道路上,守正出新。”何庆南说。(完)

据介绍,在从华谊兄弟离职后,李志阳休息了半年,开启了创业之路。2018年6月,华星酷娱公司诞生。实际上,李志阳是一位具备浓厚互联网基因的娱乐人,有着为创业而“战”的决心和勇气。曾任职华谊创星娱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EO等重要职务,李志阳是国内粉丝经济领域的开创者之一,有运营过亿粉丝用户的宝贵经验,做过很多优质内容,他出品和制作的内容先后获得金鸡百花奖,台湾金马奖,并获得过奥斯卡提名。他对娱乐行业各方面的用户数据非常了解。他合作过上百位明星与业内绝大多数的娱乐机构,业内资源非常丰富。